什麽網,成長

按照馬斯諾的需求理論:人在滿足吃飯穿衣等物質的需求上,還有著道德,情感歸屬等需求。這正是人之所以爲讓人的最大不同之處,什麽網們享受著生命的創造,享受著生命所帶來的一切有活力的東西。因爲活著,所以我們需要讓生命大放光彩。
呂碧城,民國著名才女。在政治途上,她曾是袁世凱總統府秘書;角逐商海,她曾富甲一方;遊曆歐美,西方人多以爲她是東方的公主。“手撒千金而不措意,筆掃千人而不自矜”的她,將自己的一生過得風生水起。
因爲活著,她充滿了對未來的無限希望,她肆無忌憚地享受生命給予的一切。誠然,如若一個人懂得如何活著,就算造物者如何慷慨,他也得不到什麽。無數人羨慕著喬布斯,也有無數人感歎著自己的生命與喬的生命相形見拙。喬布斯幾乎一生都浸心于自己的喜好之中,與其這樣說,不如說他是浸心于生命中。因爲活著,他努力創造,在電子領域的曆史中也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。
《基督山伯爵》中寫道:“人生不過兩個詞——‘等待’和‘希望’”。還記得那個被全球任命關注的男孩,身患癌症,卻坦然面對。等待他的必然是死亡,而希望對他來說不過是海市蜃樓。不過,他沒有抱怨上天的不公。他將自己的夢想寫了下來,並一一實現。他騎了馬,做了飛機,于總理合了影……在人生畫上句號之前,他的人生是美滿的。
因爲還活著,他必須享受生命,也正因爲還活著,他必須好好地活著。
上個月,中國十八屆四中全會落下帷幕。其主要議題是建設法治國家。中國是一個地大物博的國家,當然,也是一個人口衆多的大國。在鄧小平爺爺提出“三步走”的戰略後,中國快速發展。中國不再是處在追求溫飽的時代了,人民也體會到了,活著並不僅僅意味著吃飯和睡覺。在艱苦奮鬥了幾十年後,人們開始思考如何享受生活。健全法制,並不僅僅是政治上的需求,其本質還是人對生活的需求。因爲活著,中國人創造著幸福的生活,更因爲活著,中國人應享受這一勞動成果。中國走在偉大複興的路上,中國人民也正走在幸福安定平等的路上。
因爲活著,我們不可懈怠;因爲活著,我們必須讓生命大放光彩;因爲活著,所以——我們必須快樂地活著。

 成長使幼稚的新芽變成參天大樹;成長使我們的衣服一件件地小去,門框上記錄身高的線條一天天攀升;成長亦使昔日的貧困,擋不住今日的輝煌。
成長沒有定義,所以自然也無法用一般的語法知識來剖析它。他的時態不定——可以是過去、現在或者將來。
我們站在少年與成年的路口,迷茫而惶恐。因爲害怕一不小心,手中那張印有“成長”字樣的單程車票便會毫不留情地帶我們駛向遠方。那時,或許會有鋪天蓋地的悲傷與煩惱,洶湧而至。
小時候,吃飯不能夠打擾我們快樂的遊戲時光,而隨著成長,它能賜予我們輕松的喘息時間。小時候,天空是藍色,因爲我們日日觀察,隨著成長,天空還是藍色,因爲這只是常識。有時候,成長會吞噬掉我們的部分自由,因爲它將在我們失去的那部分空間裏填滿責任。爲曾經單純的心靈沃土,灑下勤勞與堅強的種子,驅趕成長路上的貧瘠與荒涼。
誰言寸草心?報得三春晖。參天大樹懂得用落英裝點大地,換來大地母親活力永駐。而不斷更新形形色色的服裝而漸漸長大的我們,是否懂得回報?
在魯迅先生的年代,可怕的是“忘卻”,而如今這樣一個太平盛世,“精神的注重”已由“忘卻”成長爲“忽略”。讓一部分人習慣于安逸,習慣于索取。正是因爲這樣,才會有荒謬的法輪功——一面享受著國家提供的各種福利與保障,反過來卻要指責國家,指責共産黨!
烏鳥私情,願乞終養。難道,一個人的良知還沒有一只鳥來得強烈嗎?我們應該憤怒,還是應該悲哀?又或者我們可以理解爲這是身心成長不同步的産物?是一部分人心智不夠“成熟”才造成了這樣荒唐的局面?如果真的是這樣,那麽精神上的成長就不得不被我們重視。因爲它可能決定著一個民族的發展與未來。
成長是一個永遠不會間斷的話題,甚至涵蓋了人們所認爲最唯美的愛情。因此,成長是沒有壽命,不會老化的。爲了跟住成長的步伐,就要讓心靈健康成長。
草綠了,花開了,我們的年紀就如同這個季節一樣開始欣欣向榮。站在十八歲的青春起跑線上,成長會讓什麽網們腳下的路更加堅實,更加精彩無限!